当前位置:
首页
> 凤城卫士 > 民警创作

芦苇青青 思绪悠悠

发布时间: 2020- 05- 11 16: 47: 43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 市公安局 字体:[ ]

谷雨过后,正是暮春时节,天气渐渐转热,雨水也充沛了起来。在乡下,芦苇飞快地拔节、展叶,不多久,就会成片成片地占满了大大小小的池畔沟边。

五一假期,我回了趟老家,远远地便看到了村口翘首以盼的母亲。见到我们,母亲开心得像个小孩子絮叨着。“早晨让你爸刚采的苇叶,我包了粽子,算着你们差不多到家的时间粽子熟了,就晓得你们最爱吃急火粽子。”刚进门,粽子的清香就扑鼻而来。“急火粽子最香。”这是我打小吃粽子常说的话。她总是这样,家里每个人的喜好都牢记在心。每次回来,自家园林种得应时蔬菜瓜果,都在我们回老家的那天清晨采摘,拣择干净分袋装好,临回去时,大袋小袋地塞满汽车后备箱,让我们带回姜堰。

吃着新鲜热乎乎的粽子,凝望着门前的小河畔,还记得初春离开老家时,是一派枯黄。可这次回来,看到的却是这番模样。和煦的春风里,青青的芦苇摇曳着,丛丛簇簇,高高矮矮,那鲜灵灵的绿呀,仿佛要从苇叶梢儿滴下来。这真是种可爱的植物!它的杆细细的,很纤弱的模样,却不知哪里来那么强劲的生命力,秋冬季被刀伐了被火烧了,来年继续从一片枯萎中爆芽生长。

每年到了这个时节,母亲总要忙上好几天,因为母亲包粽子既快又漂亮,所以常被左邻右舍请去帮忙。母亲先从门前的小河畔采上一篮子新鲜的苇叶,然后把碧绿清香的苇叶浸泡几小时,再水煮洗净,糯米用清水淘好后加以浸泡,佐以调料。当每粒米都晶莹的泛起光泽,渗透了佐料,精肉也吸足了调料的精华,母亲才开始包粽子。母亲先把两三片苇叶卷成漏斗型,然后依次放入糯米和精肉,只见苇叶在母亲手中上下翻飞,糯米便被服服帖帖地包裹起来,母亲将湿了水的棉线绕上几圈系紧,一个棱角分明的粽子就诞生了。心灵手巧的母亲动作麻利,一上午就能包满满的几大盆粽子。

母亲包的粽子个个有棱有角,精致玲珑,有蜜枣馅的、花生馅的、肉馅的。剥开苇叶,一股粽香扑鼻而来,洁白的米团里仿佛嵌着几颗深红油亮的玛瑙,是那样的诱人,轻轻地咬上一口,软糯香甜,甜而不腻,黏而爽口,回味悠长。而今,超市里有卖各种口味的粽子,豆沙馅的、蛋黄馅的、火腿馅的……品种颇多,但总吃不出母亲包的粽子特有的味道。岁月就像一首无言的歌,透过一缕阳光,卷着流金的尘埃,静静地从指缝间划落。当年围着母亲团团转的小丫头已为人母,唯有母亲依然年年为我们忙碌着。

我陷入了往事久久地出神,直到孩子们跑着跳着追逐着,我才注意到孩子们举着一个苇叶做的风车正迎着风欢笑。是母亲?童年的记忆里,她是最令我畏惧的。大概每个祖母都是慈祥的,有了外孙之后,我发现母亲越来越柔软,越来越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厉害的母亲了。孩子们高兴,她也高兴;孩子们不开心,她就想着法儿让他们开心。岁月让父母们老去,芦苇年年回青,岁岁不绝。在这生生不息的生命面前,我想起父母对子孙们的爱,是深厚绵长的爱,是不绝不息的爱。

 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