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凤城卫士 > 警营风采

马红来:28年坚守,“老马”守住的是本分

发布时间:2019-12-13 10:58:35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字体:[ ]

在别人眼里,这纯属机缘巧合。这不,“老马”姓马,属马,与马路结缘。他说,这是缘分;从“小马”变成了“老马”,他在马路一站就是28年,始终无怨无悔。他说,这是本分。28年来,他在马路上风里来雨里去,从没叫过苦。他就是兴化市局交警大队城区二中队指导员。

马红来,男,1966年6月出生,中共党员,1987年入伍,1990年转业,次年参加公安工作,曾获得“交通警察岗位标兵”荣誉称号,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、人民满意警察和先进工作者。

直到难以进食才下“火线”,不知疲倦的“老马”病倒了

53岁的马红来,同事和熟悉他的群众都称他“老马”。按理说,站了28年马路,完全可以找个相对轻松的岗位,但他却一次次谢绝了组织上的关心。他说:“做点事才充实,闲着,反而心里发慌,再说,路上的事总要有人做,何况我还有7年就退休了,现在是站一天就少一天呀。”

“老马”从部队复员安排到交警大队工作至今,是大队出了名的“能吃苦”,小病小痛他从来都是“轻伤不下火线”。

兴化千垛菜花是全国最美油菜花海之一。去年4月,是“老马”从警以来第10年参加当地的菜花旅游节安保。景区每天的车流量高达3万辆,日均游客达8万人次。由于景区河网密布,给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为确保景区交通安全万无一失,马红来和战友们每天要提前一小时上岗巡查线路,晚上要等到景区内最后一辆游客车辆离开,他才放心地撤离。

2018年4月,马红来在景区每天12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已经连续奋战了10天。此时,他从4月5日上岗之初的咽喉肿痛,声音沙哑,已经发展到了颈脖肿大,最后连喝水都难以吞咽。马红来想着再“扛一扛”,但每一次吞咽都让他疼痛难忍。

大伙儿都是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,自己咋能“掉链子”呢。为了不影响白天执勤,他直到夜晚才去医院治疗。然而,就这样悄悄坚持了三天后,病情丝毫没有好转。4月17日,他在医生建议下决定前往上海做全面的检查治疗。然而,检查的结果是,他被确诊为淋巴癌,“老马”病倒了。5月13日,他在上海接受了手术,直到因为做手术请假,领导和同事们才得知了他的病情。

28年坚持用“心”站马路,只为马路平安“老马”心安

马红来从来都是一个不愿给组织“添麻烦”的人。其实,早在14年前,他就生了一场大病,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工作。

2005年5月,马红来作为骨干被抽调参加城区交通专项整治工作组。原本,他就患有严重的慢性中耳炎,但是因为工作繁忙,延误了治疗,最终导致双耳几近失聪。马红来却说:“站岗关键是要用心,用心就不愁干不好工作。”

2005年,马红来经过三次手术,装上了人造耳蜗。尽管听力有了改善,但却带来了严重不适。为此,领导要照顾他到相对轻松一点的岗位,马红来却说:“你们放心,我绝对不会影响工作。”

终于,马红来不仅逐渐适应了人造耳蜗,他还用事实证明了——“用‘心’就能干好工作”。

2017年5月17日上午,马红来在城区长安北路北水关十字路口执勤时,张某驾驶电动车闯红灯,他当即上前制止,并对其交通违法行为进行现场教育。张某不仅不配合,反而恶语相向、推搡纠缠。为了不影响交通,马红来将张某带至路边进行了批评教育,张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主动缴纳了20元罚款。围观群众纷纷为马红来的理性执法伸出大拇指。

工作好不好,群众最有评判权。据了解,28年来,马红来累计纠违50余万起,至今保持了“零投诉”的纪录。

足迹遍及城区11个岗亭,大病初愈毅然重返岗位

“在路上不仅要管事,还要管出畅通和平安。”这是马红来常说的一句话,也是对自己的要求。

刚参加工作之初,马红来就被分到了交通状况最复杂的丰收路西门岗亭,他用“劝导式”管理,硬生生地把这条当年城区的“繁杂路”管成了城区平安交通示范路。

当年,城区最大的农贸市场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楚水招商城、两所中小学、唯一的长途客运通道都在这条丰收路上,每天早晚高峰和节假日,民警们都把执勤形容为“过关”。针对每天早上农民集中进城送货容易引起拥堵的情况,马红来总是耐心地引导运送车辆分流,对为了方便就近随意停车的群众进行劝导,并引导商贩错时提货,从而有效缓解了高峰时段集中拥堵的管理难题。

随着城市重心南移,机关部门、两所中小学和新人民医院等单位部门陆续迁至了城南新区。擅于“啃硬骨头”的马红来又一次被调到了新区景范小学岗亭。马红来上岗后,在学校路段实行机动车限时通行,同时引导接送车辆避开人群有序停放,护送学生和接送家长安全通行。他在护学岗执勤近800天,校园路段没有发生一起交通事故。

从西门岗亭、北水关岗亭到景范学校岗亭,马红来把城区的11个岗亭轮了个遍,唯一没变的是,他一直都在路上。

今年春节过后同事们惊奇地发现,许久不见的马红来竟然出现在了交通岗亭上。虽然整个人消瘦不少,但精神却异常矍铄。还没等队友们前来寒暄,他已招呼大家各自就位,到执勤点上站岗,应对好当天的早高峰。8月份,正值一年中最热的时节,为了文明城市创建,他顶着高温上路整治、查纠违章,汗水浸透了警服。同事让他歇一歇,他总是摆摆手说“没事儿,我挺得住。”而当别人问起他的病情时,他也只是淡淡一笑“没什么,挺好的。”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,他想到的依然是工作。若不是他放不下陪伴了28年的岗亭、无法割舍那一条条曾用双脚丈量了无数次的马路,又怎么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重返岗位呢?

“在病床上时,我总想着等身体恢复后能重返岗位,如今心愿达成,我非常高兴,马路是我永远的战场。”马红来平静地说。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